北京昭光大众健康研究所 >> 昭光健康园地 >> 内容
“不得病”根治“看病难”
来源:本站原创 | 类别:昭光健康园地 | 点击:3211

  “不得病”根治“看病难”——健康专家畅谈大众健康科普

  百姓“看病难”已成当前社会关注的热点、焦点、难点之一。
  改革开放30年取得了巨大成果,经济发展,收入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人口期望寿命增长。而目前,不良生活方式导致慢性非传染性疾病成为国人健康的主要杀手。
  据《2008年卫生事业发展统计公报》,城乡居民十大死因超九成(93%);十大死亡病因都与生活方式高度相关;恶性肿瘤、心脏病和脑血管病位列三甲,致死超过三分之二。
   而更严峻的挑战是慢病患者成快速增长趋势。据《2009年卫生事业发展统计公报》,2009年我国医疗机构总诊疗人次达54.9亿人次,居民年平均就诊4.2次,较上年增加5.9亿人次(增长12.0%)。各大医院人满为患,人群聚集量超过其他所有公共及商业场所。2008年卫生总费用达14535.4亿元,人均卫生费用超过千元,并逐年增长。
  “看病难”根本原因是病人多,患病率高(医疗资源不足或不平衡是现实,不是原因)。而”看病难,看病贵“的那些病九成是慢病,是生活方式疾病,是不容易得的病。科学、本原、自然的生活方式下,现有主要慢病至少能减少一半以上。
  我们用“不得病”的逆向思维提法,提高公众的关注度,引导公众注意导入科学、自然的生活方式。正本清源,提高百姓对目前慢性疾病的认识和重视,同时导入人们自然、释然、泰然的生活态度。避免对健康以及养生的急功近利的诉求。在外界经济高速激荡式发展的环境下,逐步从内心回归自然与平和,避免被“伪科学”忽悠。

  不得病,像我们的祖先学习--陈冬牛,《药物与人》杂志社长

  看病难已经成为当前我们社会的三点:热点、焦点、难点。政府不是不作为,政府一直在努力,卫生口,甚至国务院、党中央都在做医改的努力,但是几套方案评来评去,还都是围绕医院改革不够、医疗费用过高、药价过高等话题。实际上根本的问题还是让老百姓少得病,不得病。
  目前我国疾病死亡的原因中,十大疾病占到93%,九成以上都死于这十种病,而这十种病基本上都是属于生活方式相关的疾病,特别是前三种:恶性肿瘤、心脏病、脑血管病。
  我们发现,实际上这些病哪一种都不是那么容易得的,都不是说出门一着凉感冒了,哪怕SARS突然间来了,但是它也不是容易得上的。SARS给我们造成的损失相比这些慢病来讲要小的多,而这些慢病每个病都需要个5年、10年甚至20年的发展。那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人得了?根本原因就是生活方式,所以我们今天提这个“不得病”的概念,就是想让老百姓从另一个角度了解,得这些病需要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并持续多长时间。像洪教授给我们讲过,患上高血压要九大因素,比如说多盐、抽烟、肥胖等一系列因素加在一起,还要持续很长时间,才能导致这个人患上高血压。
  反过来讲,这些生活方式并不是我们祖先自然传下来的,我们自然的、健康的生活方式——日常的起居、合理的膳食——《黄帝内经》里几千年前已经有了,但是为什么我们今天的生活方式发生转变了呢?所以实际上我们不是说创造一种新的生活方式,而是让大家能够回归自然,回归本原,这就是我们提出这个“不得病”概念最初的立意。我们的想法就是把它作为一个主题,让老百姓更容易接受,更贴近百姓生活,做一个持续的、全国性的、逐步的生活方式辅导。
  我们今天搭建这个平台把大家围在一起,就是想把我们有限的力量使到一个地儿,这个地儿就是大众健康科普,让老百姓真正能够把“不得病”这件事解决了,然后“看病难”自然而然就能够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

  政府有责任来支持健康教育--王陇德,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生部原副部长,中华预防医学会会长

  我们考虑提出来这样一个“不得病”健康工程,主要原因是慢病已成为影响国民健康最重要的因素。我们国家多年来忽略了健康教育,世界卫生组织30年前就提出:健康教育是初级卫生保健的首要任务。但是30多年来,这个首要任务基本上没有实施,而且从政府行政部门的角度来讲,也不认为这是政府责任。即便到现在,可以说从政府部门的角度来说支持的力度还是不够。从政府专门列专项来支持健康教育基本上很少。
  我们很多专业人员很愿意做这个事儿,可是没有力量做。所以我们前一段在《健康2020战略研究》当中明确提出应该设立健康教育的专项。一方面要设立专项,另一方面还得组织社会的相关力量。我们这么大的国家单靠政府也不行。像陈社长提出的这个问题,这项工作我觉得也是一个思路,我们大家集思广议看看怎么去做。主要是做两个方面的事情,一方面是出一些科普书,另一方面要进行一些科普宣讲。宣讲可以说是一种很好的方式,和群众面对面地来交流。
  慢病控制的健康教育,要从二级预防入手,这个才能吸引更多的患者、更多的他们的亲友加入这个队列里。慢病的生活方式保健是很重要的,但是时间比较长,看出效果来相对滞后。但是现在具有危险因素的人从这儿入手是很重要的。另外,这样做还能够尽快地降低发病率和死亡率、伤残率,我们现在做脑卒中的预防和控制工作就是从这儿入手的。

  让健康成为未来发展的全新基础--洪昭光,卫生部首席健康教育专家,北京昭光大众健康研究所所长

  目前,我们国家的公众健康素养为6.48%,科学素养为3.27%。我们建国已经60多年了,国民科学素养才3.27%,就是说我们国家96.73%的人没有科学素养,93.52%的人没有健康素养。我们很多地方都已经在世界领先了,奥运金牌、外汇储备、GDP……很多都是世界第一名、第二名、第三名,可卫生状况呢?只排在144名,比中国男子足球的世界排名还靠后,足球从79名掉到81名,后来掉到111名,而卫生状况只排在144名,卫生比足球还差几十名。
  这是什么原因呢?主要还是政府没有把百姓的健康放到位,没有放到应该有的位置。2010年3月份,美国医疗保险改革方案经过国会辩论后通过了,那天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全国电视讲话当中说,让健康成为美国未来发展的全新基础,新的时代开始了。他认为健康是一个国家发展的最重要的基础。
  目前我们国家健康教育的问题是,专家个人行为没有什么力量,专家个人绝对不行,民间也不行,所以说半官方很重要。但是如果真正要解决问题还得靠官方,因为这毕竟是一个公共卫生问题,公共卫生不靠政府,就像修马路修铁路,这是国家公共的,你靠一个个人来修高铁吗?这是国家的事情。SARS来了靠医务人员上去?那必须胡锦涛上来,这是公共的事情,这么重要的公共预防那必须靠政府的力量。
  同时我们也要尽自己的一份力量,让健康科普教育更有生命力,这个生命力在哪?就是让百姓真正听了就懂,爱听,而且真正做到“信、达、雅”。
  高科技必须傻瓜化,我看现在的好相机还是卖不动,单反式的一台几万元,那个数据、光圈数据复杂极了,百姓掌握不了。只有傻瓜相机可以,一看人头在里面你一按就可以。高科技如果不傻瓜化,那谁也不懂。还有就是新观念本土化,外国观念再好,马列主义多好啊,必须跟中国实践相结合。为什么医改改了这么多年没有改好?关键就是脱离百姓,脱离医生,医生不关心,医改的主体不关心。
  总之一句话,做好工作既要有高深的理论,还得根据百姓的需求,我想这样的话我们的健康科普工作就能做得很好了。

  “不得病”的三级防治 一个都不能少--向红丁,北京协和医院主任医师,北京协和医院糖尿病中心主任

  我觉得大家说的非常充分,确实防治是非常重要的,预防是特别重要的。我介入防治最早是1992年,我翻译了世界卫生组织一本关于慢病防治的书,提到了三级防治,一直延续到现在。
  当时就提出一级防治是不得糖尿病,二级防治是不得并发症,三级防治是不残废。这个概念有什么好处不用说了,又省钱又少受罪,而且提高全民的健康素质,健康素质只是综合素质的一个方面,健康素质的提高也有利于其他素质的提高。
  另外就我们来看,防治概念中的每一级的治疗都是下一级的防治,就糖尿病来看,预防糖尿病是一套东西;治好糖尿病,预防并发症,这也是一种防治。然后治好糖尿病和并发症来预防残废、早亡这也是一种防治,所以说我们的健康教育范围非常广,讲起来也可以非常生动,可以让更多的老百姓受益。

  建议把健康教育纳入医改--黄光民,国家体育总局运动医学专家,北京社区卫生协会专家顾问委员会委员,北京昭光大众健康研究所副所长

  生活方式的改变确实是对疾病的产生有非常大的抑制作用。它和我们国家的大政方针是联系在一起的,就是把医疗卫生工作往前移。
  我觉得今天的论证会上应该有两个层面的东西:一个层面就是有预防医学会王部长参加了,在给政府建言方面是一个层面,因为并不是说依靠一个民间组织就能解决这么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
  刚才很多教授都提到了,就是健康教育能不能纳入医改这是很关键的问题,要给政府去建言,包括健康教育纳入医改以后是一个什么样的地位,随着这种地位的确立要解决什么具体的问题。比如说参加的人员,包括刚才大家说到的,职称的晋升、待遇问题、工作量的安排等很多东西。对政府建言来说,健康教育应明确纳入我们国家整个卫生改革非常重要的方面,才能真正地使卫生工作的重心前移。
  另外一个层面就是技术环节的问题,它困难主要是困难在前面的环节,给政府建言,并能够让政府关注这样一个健康教育工程的过程是非常困难的。那么现在我们自己运作这个事情,我觉得是有困难的,看这个工程做的有多大,要是范围很小去做试点这个也不困难,比如我们做一些系统的丛书、讲座等等。从技术层面来看我觉得可行性还是比较大的,就是规模不能做得很大。
  我觉得还应该回到政府层面,要是没有政府支持,就靠我们一个民间组织,即便有王部长支持、有预防医学会的支持,如果不从系统工程来考虑的话也将会事倍功半,就是很辛苦搞了半天以后,也没有太多的社会效应。
  另外从技术层面来看,要把各级的立志于做健康科普的人进行不同层次的培训,比如我在这个地方讲完以后,那么我在这个地方再办个培训班,把资料留下来,我们走了以后还有人在不同的层次去讲,然后还有光盘不断地去放,这样的话就可以坚持下去了。

  健康科普不能等 危险人群更需要--顼志敏,北京阜外心血管病医院临床药理中心主任医师,卫生部心血管药物临床研究实验室学术带头人,中华全科医学分会委员

  健康科普工作既是一项事业又是一项产业,国外市场经济比较成熟还好一点,我们中国这个领域还是一个计划经济,根本没有市场化。但是我们不能抱怨,你等等不来,还得干,我们作为一项事业想干这件事,觉得这是利国利民积德行善的大事儿,必须做这件事。
  我提几个建议,一个是改变政府思路。观念最重要,要让他们意识到如果没有健康,那个GDP再高没有用,那一大堆瘫的、残的会拖垮国家经济,这是最重要的。
  第二个是利用现有的资源。其实今天王部长的出现我觉得这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因为王部长虽然退了,但是还是在位的,因为院士不退休,他目前昌全国人大常委,两个协会的会长,一个是预防医学会的,另一个是中国老年保健协会,他的战略头脑非常好。我最近跟王部长做了一个脑卒中防护工程,我觉得几个平台对接最重要。我们现在说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不光抓职业病和环境卫生,还要抓慢病的预防,但是慢病的预防必须跟医院接轨,这就是我四年前讲的“322工程”,切入点就是抓危险人群。就是说已经到了得病的边缘了,这个人群特别重视健康,同时这个人群也是社会的栋梁。

  

共2页 1 2  尾页

 添加日期: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昭光名师推荐
殷大奎
殷大奎
黄光民
黄光民
钟南山
钟南山
张国玺
张国玺
陈冬牛
陈冬牛
周玉杰
周玉杰
周琴璐
周琴璐
赵之心
赵之心
经典课程推荐
 精典选题及授课专家2
 精典选题及授课专家2
 精典选题及授课专家2
 精典选题及授课专家2
 精典选题及授课专家2
昭光健康系列读物
成语淘宝话健康
成语淘宝话
足疗暖身养生法
足疗暖身养
健康减肥五步走
健康减肥五
Copyriht 2011 by www.sunshine-health.cn.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弹指科技 裴玉林 云华 互联 浏览本网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地址:北京市安贞西里仟村商务大厦A座1402 邮编:100029 电话:010-64441802 64425272 64418644 传真:010-64418642 邮箱:info@sunshine-health.cn
版权所有:北京昭光大众健康研究中心 京ICP备1305143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