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昭光大众健康研究所 >> 昭光健康园地 >> 内容
止痛药:利害双刃剑 滥用危害大
来源:本站原创 | 类别:昭光健康园地 | 点击:2901

  2009年6月26日,迈克尔·杰克逊的去世被国内外各大媒体报道,人们扼腕叹息之余,也不禁在心里追问,是谁夺去了年仅50岁的偶像的生命?不久便有消息透露,原来杰克逊因为背痛及脚骨折断等旧患,多年来不停服用止痛药,有处方药上瘾的问题,可能因为过量使用强效止痛药度冷丁等七种药物混成的“镇痛鸡尾酒”,再加上筹备演唱会心力交瘁,引发心脏病身亡。无论“滥用止痛药”最终是导致杰克逊死亡的“罪魁祸首”还是“替罪羔羊”,我们都有必要开始认真审视滥用止痛药这一现象。
  滥用止痛药,是指不按照医嘱或药品说明书,长期、超剂量或不严格掌握适应证而随意使用止痛药。这样可能会由于止痛药本身的一些副作用给身体带来各种危害,甚至是严重的。
  止痛药一般分为三类:第一类为解热止痛抗炎药,如阿司匹林、去痛片(索密痛)等,可用于一般常见的慢性疼痛,通常认为这类药物单方成分制剂不具有成瘾性,但临床中发现,服用复方制剂(如去痛片)的成瘾者并不罕见;第二类为麻醉性止痛药,包括吗啡、度冷丁、可卡因等,长期使用有成瘾性,国家对其已实行严格管理;第三类是曲马多,该药止痛效果明显,但有精神依赖性,长期应用后不用会很难受,也具有成瘾性。
  让我们一起来认识自身的疼痛,一起来了解各类止痛药的利与弊,做自己身体真正的主人。

  第一类止痛药滥用也有生命危险
  第一类止痛药为非甾体止痛药,也叫解热止痛抗炎药,如阿司匹林、扑热息痛、消炎痛、布洛芬、芬布酚、双氯酚酸钠、芬必得、去痛片等,这类药物被广泛用于多种疼痛,医院、药店均有销售,而且多属于非处方药物(OTC)。正是由于这类药物的广泛滥用,最终所带来的危害也是惊人的。

  滥用第一类止痛药的危害
  徐老太今年72岁,自从20年前患上“偏头痛”之后就一直服用“头痛粉”或去痛片。医生曾多次劝告说长期服用这些药物没有好处,其儿子、儿媳(药剂师)也常常劝阻她,但徐老太根本不听,因为她已无法戒除掉药瘾,一天不服就“头痛难忍”,浑身不舒服。后来每天必须服去痛片16片以上才能“止痛”,超过常规用量5倍多!服药后感觉很舒服。加之去痛片是非处方药,价格低廉,药店想买多少就买多少,因此,徐老太服药20年从不间断。去年曾因胃肠慢性出血导致贫血到医院输血两次,最近发生胃穿孔,经手术抢救才算保住了性命。
  专家明确提醒,60岁以上的老人长期服用止痛药片会发生严重的甚至有生命之虞的副作用。
  老年人常因各种原因引起的疼痛而服用止痛类药物,其中最常用的是阿司匹林、扑热息痛、布洛芬和去痛片。这些药物连续服用时间一般不得超过10天,除非有医生的医嘱。但大部分被调查的老年人中,他们服用这些药物的时间有的已持续了6个月至5年,他们至少每周数次甚至每天服用。长期服用阿司匹林和布洛芬会引起溃疡和其它胃肠道反应,长期服用扑热息痛可损害肾和肝脏,长期服用去痛片则可成瘾。去痛片为普通止痛药,由氨基比林、非那西丁、咖啡因、苯巴比妥组成,其中氨基比林、非那西丁解热镇痛;咖啡因是中枢兴奋剂,与前者配合增强疗效;苯巴比妥具镇静、催眠作用,能减轻疼痛,改善不良心境。但该药长期滥用极易成瘾,产生耐受性,影响人的正常生理及生活方式 。 
  头痛、关节痛、神经痛……很多人都自然而然想到要吃止痛药,止痛药也成了人们在普通药店里最容易买到的药品。正因如此,许多人养成了一有头疼脑热就求助于止痛药的习惯。更有甚者,消痛心切,会贸然服下大剂量的止痛药。
  专家估计全世界每天有3000万人服用非甾体类消炎止痛药。一项对1.3万人的专项抽样调查显示,70%的人由于疼痛而乱用止痛药,出现肠胃不适、胃溃疡、出血、胃肠道穿孔等胃肠道副作用,其中,40%的人服用止痛药后会出现消化道症状,如恶心、呕吐、消化不良等,20%~30%的人服用止痛药后会引发胃炎、黏膜损伤,2%~4%的人患上胃溃疡,而有0.5%的人出现胃穿孔症状,死亡者占0.4%,因乱用止痛药而危及生命的人数与因患白血病而死亡的几率相等。西班牙科学家一项研究表明,因胃肠道出血住院以及死亡的病例中,有近三分之一是使用阿司匹林以及布洛芬之类的非甾体类及固醇类止痛药引起的,其中,近三分之一是使用低剂量的阿司匹林引起的。
  有医院进行了一项万人调查,结果发现:40岁以上的中年人服用镇痛药的比例很高,占调查总数的52.8%。这些人腰痛时用止痛药,牙痛时用止痛药,患妇科疾病时还是用止痛药,少数人甚至用止痛药来解乏或振奋精神。
  滥用止痛药物不仅对胃肠道有副作用,甚至对肝肾功能也有损伤。过量服用止痛药可引起肝中毒,滥用或错用止痛药可以造成严重、甚至是致命的后果。研究人员表示,临床实验证明,过量服用像扑热息痛这样的止痛药可引起肝中毒。在美国,每年大约有1亿人会服用含有扑热息痛的药物,其中有56000人会因为过量服用扑热息痛药物而发生中毒,需要急诊治疗。其中大约有1000多人会因非自杀性原因过量服用这种止痛药而死亡。
  合理应用第一类止痛药
  止痛药不能轻易地使用,只能在明确病因的前提下使用,否则,容易掩盖疾病真相,延误诊治。因为止痛药纯属对症治疗,并不能解除病因。一般地说,止痛药仅适用于热度很高,或有慢性钝痛,如牙痛、头痛、神经痛、肌肉痛、关节痛及月经痛者,而对内脏平滑肌痉挛所引起的绞痛几乎无效,也不能防止疾病的发展。即使把止痛药的胃肠道不良反应和成瘾性降到最低,使用止痛药仍应采用最小剂量,并控制最短的使用天数,一般以止痛为目的时使用止痛药应限定在5天内,而用于治疗风湿病和肌肉、骨骼疾病则必须在医生指导下用药。

  应用止痛药还要注意下列问题:孕妇及哺乳期妇女、3岁以下儿童应尽量不用或慎用;老年人如并发有高血压、动脉硬化、肾功能减退等,应选用不影响降压药效果和对前列腺素分泌无抑制作用的止痛药,如舒林酸(关舒痛)等;并发肾功能不良者应慎用或不用,如必须使用,剂量不要过大;有出血倾向及上消化道出血或穿孔病史者,应慎用或禁用;使用后可能发生皮疹、哮喘等反应者应当慎用;患有胃、十二指肠溃疡者应禁用;对止痛药或其中成分有过敏史时,不宜再使用其他同类止痛药,因为这类药物大多数存在交叉过敏反应;为避免止痛药对胃肠道的刺激,止痛药宜在餐后服用,不宜空腹服。使用止痛药时,千万不要饮酒或饮用含有酒精的饮料,因为同时饮酒会增加胃肠道刺激性,诱发胃肠出血或黏膜溃疡;一般不与糖皮质激素合用,否则会使胃肠道疾病发生的危险性增加2倍。

  相关链接:大部分牙痛单靠止痛药解决不了问题

  俗话说:牙痛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在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在牙痛的时候会选择自己买药解决。但是口腔专家提醒:口腔牙齿结构比较特殊,牙痛仅仅依赖药物会收效不大,有不少情况下需要用其他治疗方法来消除病灶。
  平时我们看到去买消炎止痛药的群体大多是老年人。李老伯前段时间忽然牙痛不已,他随便在小区旁的药店买了两样消炎药,并叮嘱老伴从当天开始要以皮蛋瘦肉粥为主食,平时的食物要以“降火”为主以减少牙齿咀嚼的负担。可是消炎药吃了不少牙痛却依旧,他就加量服用止痛药以减少晚上因牙痛失眠的痛苦。可是,服用几天后牙痛不仅没能得到缓解反而半边脸肿了起来,李老伯只好去医院求诊。经牙科专家检查,发现李老伯病灶在牙根附近,如果当时看医生的话就可以很快解决,因为他当时不重视而是采取了自己服用止痛药耽误了治疗,所以现在只能通过手术来排脓、引流。
  类似李老伯情况的大有人在。据专家统计,将近有四成老人只要发生牙痛、口腔肿胀,首先自己去买药治疗,服用的药物主要是消炎、止痛、清热解毒类。老人自治牙病中抗生素被大量使用,许多患者在多次服用不太管用时才去医院求医。这样一来很多人来时牙龈肿痛已十分严重、病灶化脓恶化,需要立即手术。而专家表明,口腔部位独特的生理结构决定了口腔疾病是一种应该以手术治疗为主、药物(一些比较常规的止痛药)治疗为辅的疾病,还应配合良好的日常口腔清洁行为,才能消除疾病。所以牙痛发生后及时就诊是正确的选择。
  另外,随着年纪的渐长,牙齿也会发生退行性病变,如牙齿变脆而慢慢地导致牙痛等,所以老人最好不用牙齿直接咬嚼骨头、螃蟹、坚果壳等过硬食物,防止牙齿裂开,带来不能挽回的损失。另外,吃东西的时候要细嚼慢咽,不能操之过急而损伤牙齿。


  用好第二类止痛药让癌症患者不痛苦
  第二类止痛药也叫阿片类止痛药或麻醉性止痛药,这类药物最突出的特点是止痛作用强,但成瘾性也强,因此,一般的慢性钝痛不提倡应用这类药物。这类药物主要是短时间用于手术痛、外伤痛、内脏绞痛以及中晚期癌症止痛。手术痛、外伤痛、内脏绞痛多由主治医生临床开方使用,而癌症患者在应用这类药物止痛时则需患者和家属消除误区,合理应用,才能让癌症患者不再痛。

  疼痛是癌症患者尤其是中晚期患者的主要症状之一,患者不仅肉体上痛苦难忍,在心理上还会产生焦虑、烦躁、抑郁、悲观绝望等恶劣情绪。及时合理地使用止痛药可以有效缓解癌症患者的痛苦,驱除疼痛魔鬼,提高生存质量。
  癌症止痛,一步到位?
  老王最近被查出患有肺癌,而且出现疼痛症状。子女们都很孝顺,他们都很想为父亲减轻痛苦。他们要求医生给父亲用最好的止痛药,如度冷丁、芬太尼、吗啡等。但医生告诉他们,癌症止痛药的应用是有原则的,并非是一步到位。
  用药指导
  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推荐,癌痛的药物止痛分为三阶梯。研究表明,按照三阶梯给药原则,有80%~90%的癌症病人疼痛缓解,而不规范用药不仅止痛效果不好,而且不良反应发生的比例也高。Ⅰ级止痛适用于一般疼痛。使用非麻醉止痛剂加减辅佐剂(非类固醇类)。即阿司匹林200~1000毫克,每4小时1次,饭后用,最好服肠溶阿司匹林制剂或普通阿司匹林制剂加抗酸药;Ⅱ级止痛适用于中度持续疼痛或疼痛加重。使用弱麻醉剂加减非麻醉止痛剂加减辅佐剂,即可待因30毫克加阿司匹林650毫克(约等于可待因30毫克),每4小时1次;Ⅲ级止痛适用于强烈持续疼痛。使用强麻醉止痛剂加减非麻醉止痛剂加减辅佐剂,即吗啡0.01克加阿司匹林,直到疼痛消减。吗啡给药途径可口服或舌下或用肛门栓剂。辅佐剂分非类固醇类(镇静安定药,如冬眠灵、安定等)和类固醇类(如泼尼松、地塞米松等),根据病情需要选择。如有明显焦虑的病人,在止痛的同时给予奋乃静、氟哌西醇或安定等,不但疼痛减轻,而且病人伴有的失眠、烦躁等症状均可得到缓解。对神经受压或损伤及颅内压增高引起的疼痛,止痛的同时给予皮质激素,镇痛效果可以明显加强。
  吗啡取代度冷丁效果好
  老李是一位晚期肠癌患者,疼痛明显。听说度冷丁是癌痛最好的止痛药物,家属和亲戚都千方百计地托熟人购买,以减轻患者的痛苦。但该药属医院严格管理的药品,不容易买得到。其家属和亲戚很是为难。                                               
  用药指导
  目前我国癌症患者止痛仍普遍使用度冷丁。但早在多年前世界卫生组织就不再主张使用度冷丁。原因是度冷丁的止痛时间比吗啡短,只有2至3小时,口服给药效果差,皮下或肌肉注射均可能引起局部发炎和组织硬节,反复注射可造成肌肉组织重度纤维化。度冷丁的代谢产物去甲度冷丁有毒,可引起中枢神经兴奋,从而导致震颤和癫痫发作。癌症病人的止痛是一慢长的过程,需要长期使用止痛药,并应不断调整给药剂量,而且容易产生耐药性。
  世界卫生组织倡导使用口服吗啡制剂取代度冷丁。口服吗啡制剂既经济方便又可达到止痛的目的,同时极少产生依赖性。硫酸吗啡控释片(美施康定)是全世界惟一最普遍应用的维持12小时的控释强效镇痛药,作为癌症三阶梯止痛,本药是重度疼痛的首选药物。本药对于一般癌症患者可采用口服给药,但对吞咽困难或持续恶心、呕吐、术后不能进食及不适宜口服给药的患者,可进行直肠给药。直肠给药前应先清洁灌肠,否则,肠内粪便会影响药物的吸收,减低疗效。直肠给药尤适于妇科子宫癌、卵巢癌切除术后的止痛。该药直肠给药没有给药困难,也没有任何副作用(如黏膜刺激、烧灼感、分泌物增多等),同时也无需技术和仪器,是一种病人乐于接受的给药方法。
  通过国内外大量临床应用证明,硫酸吗啡控释片在一个宽广的剂量范围(10~200毫克)内,能有效控制各个部位的癌症疼痛,每12个小时给药1次。当病人需要增加给药时,可调整给药时间,每8小时一次。12小时一次和8小时一次,其给药总剂量相同时临床上发现其疗效相差较小。临床实践证明,85%的患者每12小时给药一次,每次30~60毫克,能有效控制癌痛;个别术后患者直肠给药60毫克,仍需加用度冷丁。
  本药禁用于呼吸抑制、呼吸道阻塞、麻痹性肠梗阻、对吗啡过敏、急性肝病等患者;不适于孕妇及儿童术后使用;老年患者、甲状腺功能减退者、有肾病及慢性肝炎者,可减量使用;有恶心、呕吐者,必要时与止吐药一起使用;发生便秘时可使用轻泻药;个别患者服用后有嗜睡现象。
  总之,硫酸吗啡控释片耐受性好,安全性优于普通吗啡和度冷丁,不良反应少,极少有呼吸抑制情况和药物积蓄或成瘾者。该药有多种规格的控释片,可灵活使用不同剂量,给药方便,维持时间长,是癌症病人控制疼痛、提高生活质量的理想药物。

  相关链接:

  1.吗啡制剂等是国家严格管理的麻醉止痛药品,但如果确系癌症患者,到医院确诊并办理了相关手续后,由具麻醉处方权的医师专职开方,完全能满足病人的止痛需求,根本不用托熟人找门路。个别家属甚至打听希望从贩毒分子手里得到药品以满足癌症患者的止痛需求,这完全是对国家麻醉药品管理政策的误解和犯罪,千万不可为之。  
  2.癌症患者应用止痛药应当有规律地“按时”给药(3~6小时给药一次)而不是“按需”给药(只在疼痛时给药)。


  第三类止痛药是天使还是魔鬼?
   疼痛是很多种疾病的共同症状。缓解或消除疼痛能解除患者的痛苦,提高生活质量,这是很多疼痛患者的共同心愿。麻醉性镇痛药(阿片类)虽然镇痛作用强,但具有较大的成瘾性,因此,限制了这类药物的广泛应用;非甾体止痛药(解热消炎止痛药)虽然很少有成瘾性,但镇痛作用较弱。能否找到一种镇痛作用强又不具成瘾性的药物?在这种情况下,新型中枢性止痛药曲马多应运而生,一时被认为是理想的新型止痛药物,认为该药有阿片类止痛药作用强的优点而无阿片类止痛药的成瘾性、抑制呼吸、影响心血管功能等严重副作用。因此,该药被广泛应用。然而,随着该药的广泛应用,其狰狞的一面逐渐显露,大有天使变魔鬼之征兆。

  戒不了药瘾的企业老板
  王某,公司老板,生意很成功。高个子,四十多岁,脸色黝黑,穿着整齐。他服曲马多成瘾的经历是这样的:有一次,王某胃疼犯了,听朋友说曲马多能止疼,效果好,就在街边药店购了一盒。服了2片后果然疼痛消失,而且想睡,次日再次胃疼时,又服了3片,当晚无事,因为曲马多便宜易购,故成了他随身携带的必备良药。虽然他对该药的成瘾性也略知一二,但其危害程度却不曾品尝。由于经常有应酬,和客户谈生意,有时难免心情紧张,加之胃的不适,他就会随手取出几颗曲马多服用。约2个月后发现自己已离不开此种药物,故而不断服用,且需要量不断增加,每日需服10~20片。由于媒体不断报道说该药的危害,王老板也感到忧心忡忡,欲求戒除毒瘾的方法和相关治疗。
  杨某,34岁,广州某酒店职员,自小父母离异,靠姐带大。20岁时独自去广州闯荡,在某酒店娱乐厅谋得一职,收入可观。25岁时在某医院检查,发现患有肾结石,并常腰痛发作和感冒。受吸毒朋友影响,称白粉能解除疼痛和感冒,杨某开始吸食海洛因。半月后便不能自拔,吸毒这一年,存款已消耗殆尽,为了减少开支,减轻戒断海洛因时带来的痛苦,而改服曲马多。后来其服用量越来越大,并发现不能缺少海洛因和曲马多其中的一种。否则便产生流涕、流泪、哈欠、一身疼痛、胸口奇痒、情绪焦虑、忧虑、脆弱、易哭泣、记忆力差等表现。每逢不适就跪着低头位,才感觉舒适些。自此,有白粉时吸白粉,无白粉时吃曲马多。每日需服曲马多20~30片。此时的他已脸色灰暗,消瘦,无精打彩,说话声音低重,因担心别人知道,不敢回家乡。本人曾多次戒毒,但效果欠佳。

  止痛药成了“亚毒品”
  据广东省药物滥用监测中心的统计数据,2004年广东省发现11例滥用止痛药曲马多成瘾的患者,而到2006年上半年,这一数据已经飙升到4492例,增长了400多倍。事实证明曲马多已经成为夺命“亚毒品”。据某市公安局戒毒所所长介绍说:“近一两年,我们收治的戒除药瘾的青少年越来越多,曲马多成瘾就是最典型的一个例子。”李某是某市人民医院药物依赖病区主任,几乎每次出门诊他都能接到关于曲马多问题的电话或咨询。在与成瘾患者的接触中,李某发现,曲马多依赖者跟毒品依赖者早期的症状几乎是一样的,强烈焦虑的时候不受控制,家属和工作人员都控制不住。
  在北京大学中国药物依赖性研究所,曲马多一直都是被重点监测的药物。该所一位医学博士、药理学研究员梁某介绍说,在一些戒毒所里,曲马多被作为戒毒治疗的一种药物,目的是戒掉海洛因等毒品。然而,一些临床医生也慢慢发现,使用曲马多一旦成瘾后,想要彻底戒除,难度同样非常大。与此同时,由于目前曲马多品种规格多,每盒十元上下的低廉售价正“推动”其成为海洛因的替代品。
  药品管理上的漏洞
  曲马多在我国原本就是处方药,按照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的有关规定,没有处方药店是不能出售的。然而在很多地方的药店有没有医生处方都能很方便地买到这种药。一位药瘾患者说:“刚开始吃时是在北京,一盒药14元,后来越来越便宜,12元、10元,现在在东北某市5元5角一盒。”由于是“老顾客”,他到药店只花5元2角就可以买一盒。这位药瘾患者的母亲说,她曾跑遍自家周围的数家药店,哀求店方不要再将这种药品卖给自己的儿子,可是没有一家药店理睬她。
  “我是药店的VIP会员,打个电话他们就会把曲马多给我送到家里来。”曲马多成瘾8年的某患者说,“我最多买过10盒,但是没有人向我要过处方。”某报记者对该市的一些药店进行了暗访,结果证实在多家药店不用医生处方都可以轻易买到曲马多。售货员根本就没要处方,均是给钱就能买到。

  “升级”管理势在必行
  自2008年1月1日,曲马多在我国升级为二类精神药品管理使用。按要求,药店必须严格凭医师处方销售,且处方保存二年备查。但不少药店还在乱卖。除一些不法药店见利忘义之外,还存在另一种原因:即使患者手持医生处方来药店购药,药店店员也无法确认这张处方的真实性。在一些发达国家,药店全部实行微机联网,医生处方笔迹可以在电脑中查到,但目前我国还做不到这一点。尽管国家食品药品监管部门近几年加大了推进药品分类管理的力度,包括实施抗菌药“限售令”,但在利益的驱动下,一些药店不管有没有处方,往往给钱就卖。因此,像曲马多这样的精神类药品交给药店去销售,只会让人更加担心。
  其实,临床上一般的疼痛用不到曲马多,如果患者疼痛得特别厉害,他肯定要去医院,所以,即然目前在药店管理比较困难,最好还是把曲马多的“销售权”只给医院。最好将该药归为一类精神药或麻醉药,像度冷丁一样纳入“红”处方进行管理。只有这样,才能给曲马多真正拴上保险。
  在曲马多国家还没有进一步升级管理的情况下,为防止滥用该药造成社会危害,各地药监部门已出台了一些相关措施加强管理。如北京市药监局下发通知要求药品零售企业销售盐酸曲马多制剂时,必须定期核对药品的购、销、存情况,其药品的购进数量必须与销售及库存的数量一致,其销售数量必须与处方匹配,处方必须留存两年备查。若违规情节严重,将被处以3000到20000元不等的罚款。据了解,山东、安徽、广东等地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也纷纷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加强对零售药店销售曲马多的监管。
  国家药品评价中心专家孙忠实教授认为,“我们对事物认识都有一个过程,药品也是这样。”他说,药品分级是根据其依赖性强弱来划分的,像可卡因、鸦片类药物,它们的依赖性非常强,因此被列为麻醉药品或一类精神药品。事实上,因为以前曲马多单独滥用情况非常少见,而且和吗啡比较,它产生的依赖性可能只有吗啡的千分之一——吗啡是纯粹的中枢神经作用途径,但是曲马多有好几个镇痛途径,依赖性没有吗啡那么大,“所以跟其他国家一样,我国也是把它纳入处方药,后改为二类精神药管理。但是现在看来,其潜在的危险性很大,不排除将来国家把它严加‘看管起来’的可能。”

  

共2页 1 2  尾页

 添加日期: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昭光名师推荐
殷大奎
殷大奎
黄光民
黄光民
钟南山
钟南山
张国玺
张国玺
陈冬牛
陈冬牛
周玉杰
周玉杰
周琴璐
周琴璐
赵之心
赵之心
经典课程推荐
 精典选题及授课专家2
 精典选题及授课专家2
 精典选题及授课专家2
 精典选题及授课专家2
 精典选题及授课专家2
昭光健康系列读物
药物与人2009-6
药物与人2
药物与人2009-4
药物与人2
健康之路2011-5
健康之路2
健康之路2011-3
健康之路2
健康之路2010-11
健康之路2
健康之路2010-6
健康之路2
健康之路2010-3
健康之路2
健康之路2010-1
健康之路2
Copyriht 2011 by www.sunshine-health.cn.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弹指科技 裴玉林 云华 互联 浏览本网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地址:北京市安贞西里仟村商务大厦A座1402 邮编:100029 电话:010-64441802 64425272 64418644 传真:010-64418642 邮箱:info@sunshine-health.cn
版权所有:北京昭光大众健康研究中心 京ICP备13051438号-1